古詩選|李商隱《無題.其二》淒美的愛情古詩詞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迴。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想思一寸灰。

創作者:李商隱

創作年代:中國唐朝。

作品賞析:

李商隱這首無題(其二)描述一位深鎖幽閨的女子,期盼愛情卻幻滅的絕望之情。

首聯「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旨在描繪環境氣氛,引人入勝。颯颯東風,飄來濛濛細雨;芙蓉塘外,傳來陣陣輕雷。一句話既隱隱傳達了生命萌動的春天氣息,又帶有一些悽迷黯淡的色調,烘托出女主人公春心萌動和難以名狀的迷惘苦悶。東風細雨,容易令人聯想起「夢雨」的典故;芙蓉塘即蓮塘,在南朝樂府和唐人詩作中,常常代指男女相悅傳情之地;「輕雷」則又暗用司馬相如《長門賦》:「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這一系列與愛情密切相關的詞語,所給予讀者的暗示和聯想是很豐富的。紀昀說:「起二句妙有遠神,可以意會。」意指這種富於暗示性的詩歌語言所構築的渺遠的藝術意境,一種難以言傳的朦朧美。

頷聯「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寫女子居處的幽寂。金蟾是一種蟾狀香爐;「鎖」指香爐的鼻鈕,可以開啓放入香料;玉虎,是用玉石裝飾的虎狀轆轤,「絲」指井索。室內戶外,所見者惟閉鎖的香爐,汲井的轆轤,它們襯托出女子幽處孤寂的情景和長日無聊、深鎖春光的惆悵。香爐和轆轤,在詩詞中也常和男女歡愛聯繫在一起,它們同時又是牽動女主人公相思之情的東西,這從兩句分別用「香」、「絲」諧音「相」、「思」可以見出。總之,這一聯兼用賦、比,既表現女主人公深閉幽閨的孤寞,又暗示她內心時時被牽動的情絲。

頸聯出句「賈氏窺簾韓掾少」使用賈充女與韓壽的愛情故事。見《世說新語》載:晉韓壽貌美,大臣賈充闢他爲掾(僚屬)。一次充女在簾後窺見韓壽,私相慕悅,遂私通。女以皇帝賜充之西域異香贈壽。被充所發覺,遂以女妻壽。對句「宓妃留枕魏王才」使用甄后與曹植的愛情故事。見《文選.洛神賦》李善注說:魏東阿王曹植曾求娶甄氏爲妃,曹操卻將她許給曹丕。甄后被讒死後,曹丕將她的遺物玉帶金鏤枕送給曹植。曹植離京歸國途經洛水,夢見甄后對他說:「我本託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時從嫁,前與五官中郎將(曹丕),今與君王。」曹植感其事作《感甄賦》,後明帝改名《洛神賦》(句中「宓妃」即洛神,代指甄后)。由上聯的「燒香」引出賈氏窺簾,贈香韓掾;由「牽絲(思)」引出甄后留枕,情思不斷,藕斷絲連。這兩個愛情故事,儘管結局有幸有不幸,但在女主人公的意念中,無論是賈氏窺簾,愛韓壽之少俊,還是甄后情深,慕曹植之才華,都反映出青年女子追求愛情的願望之強烈,奔放。

末聯「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突然轉折,嚮往美好愛情的心願切莫和春花爭榮競發,因爲寸寸相思都化成了灰燼。這是深鎖幽閨、渴望愛情的女主人公相思無望的痛苦呼喊。熱情轉化成幻滅的悲哀和強烈的激憤。以「春心」喻愛情的嚮往,是平常的比喻;但把「春心」與「花爭發」聯繫起來,不僅賦予「春心」以美好的形象,而且顯示了它的自然合理性。「相思」本是抽象的概念,詩人由香銷成灰聯想出「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奇句,化抽象爲具象,用強烈對照的方式顯示了美好事物之毀滅,使這首詩具有一種動人心絃的悲劇美。

李商隱寫得最好的愛情詩,幾乎全是寫失意的愛情。而這種失意的愛情中又常常融入自己的某些身世之感。在相思成灰的愛情感慨中也可窺見他仕途失意的不幸遭際。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