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和詞的分別(音樂、形式、題材、風格與特色 5 大重點)

要分析詩和詞的差異,可以先從兩者出現的時間點來討論。古文學研究指出詩從戰國開始啟蒙,詞始於晚唐五代。對於古代大多數的士大夫來講,詩關乎功名利祿,文人作詩都是在作文章的另一體,是主業,詞是副業,詩主而詞輔,有寫詩不作詞的,而作詞不寫詩的就很少,所以詞還有一個名稱:「詩餘」。詞不如詩的處境一直到清代才開始產生質變,尤其是清詞格外獲得當時婦孺的熱愛,反而知名的清詞作者都沒有太多詩的代表作流傳下來。

詩和詞的區別,王國維《人間詞話》說:「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詩之境闊,詞之言長。」意思很明顯,好像有位先生是這樣揭示的:「用對比來講,給人的感觸印象上,詩剛,詞柔;表達的手法上,詩直,詞曲;情意的表露程度上,詩顯,詞隱;性別上(來由和歸屬),詩男,詞女。」

詩體與詞體文學特徵的不同表現在這樣五個方面:

一、和音樂的關係的差異

詩體和詞體的文學特徵有著很大的區別,下面我們就以格律詩和詞的對比來說明詩體和詞體文學特徵的差異。

首先,詩詞和音樂的關係是不同的。中國古典詩歌從一開始就與音樂有著不解之緣,但是詩最終與音樂分離,並且在與音樂分離之後,走向了自己的成熟和繁榮。而詞是在音樂的土壤中萌芽產生的,音樂性是詞體文學的最基本特徵, 即使在南宋詞不再完全入樂歌唱,而成為一種新的韻律詩歌後,它仍是要按照詞譜所規定的韻律樂調填寫,音樂的烙印依然是不可抹煞的。

二、外部形式的差異

外部形式的差異表現在句式、句法、韻律、對仗等方面。

首先從句式上看,格律詩句式整齊劃一,古詩長短隨意;詞的句式則參差不齊,但是詞的唱段不齊也是由格律規定的;其次,詩詞的句法也有很大不同,格律詩句法相對固定,二三、二二三節奏;詞的句法卻靈活多樣,一字逗念去去千里煙波;再次,詩詞的押韻規則也不一樣,格律詩只用平聲韻,一韻到底,隔句押韻,首句可壓可不壓詞平仄通壓,中間可以換韻,韻腳疏密不定,但由格律規定;最後,詩詞的對仗規定也很不相同,格律詩第二和第三兩聯必須對仗,而詞的對仗卻靈活得多,沒有統一的要求。如鼎足對,可對可不對。《眼兒媚》

三、題材內容的差異

詩詞的題材內容也有很大差異。詩在題材上比較偏重政治主題,以國家興亡、民生疾苦、胸懷抱負、宦海浮沉等為主要內容,抒發的主要是社會性的群體所共有的情感;而詞在題材內容上的一個顯著特色,就是以描寫男歡女愛、相思離別為主,抒發的大多是作者個人的自我情感。

四、語言特色的差異

詩是一種典型的語言藝術,而詞卻是一種典型的精美語言藝術。繆越先生曾經形象地把詩詞語言特色比喻為士大夫延客和名嬡淑女的雅集園亭。從中我們可以看出,詞因為題材多關乎女性,故而詞的語言也帶有女性化的色彩,更加輕靈細巧、纖柔香豔。

五、風格的差異

詩詞風格上的差異被精練地概括為詩莊詞媚(清李東琪語),即使題材內容相同的作品,所呈現出的風格也大相徑庭;而同一位元作家的詩詞作品也表現出截然不同的風貌。這與詩詞題材內容和語言特色的不同有很大關係。

首先,詩詞產生的時間不一樣。最早的詞之一大概是「花非花,霧非霧」之一,傳說是唐代詩人所寫。詩就可以從《詩經》追溯起。

其次,當然是格律。古體詩的要求還比較寬鬆,知道在唐朝時期,出現了近體詩,對格律的要求才比較嚴格。而詞又稱「長短句」,句式錯落,但要符合特殊的格式,音韻的要求會比詩多。至於押韻問題,李清照曾經痛批蘇東坡的詞不符合音韻,不過是寫成詞格式的文罷了。

再次,詩和詞的語言和內容。詞多精美也多抒情,多是婉約作品,是小品之類,而詩相形之下就顯得包羅萬象,抒情也不局限。如果比喻,那麼詩是散文,詞就是愛情小說了,至少在大部分的情況下。

簡單地講,「詞」有調,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旋律」,詞牌就代表某一固定旋律,「詞」就像現在某一曲子可以有多種不同的歌詞,故有「填詞」之說;「詩」,也是有一種節奏和韻律的語言,但不像「詞」那樣適合演唱。

發表留言